据《南方日报》披露,在法庭上,黄柏青为自己辩解得少,但对于涉及儿子的部分则进行了详细辩解。他在最后陈述时强调,其子黄晖在多宗受贿时完全不知情,都是自己的责任。

“纾困资金的扶助对象是控股股东,而非上市公司。从财务报表层面来看,尔康制药本身并不缺钱。”上海某大型私募基金医药研究员李林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。截至2018年9月末,尔康制药的资产负责率仅有5%左右,总计3.12亿元的负责均为经营性负责,并无有息负债;而同期公司账上货币资金还有10.16亿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