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法国,我结识了许多老华侨。他们漂泊在外三四十年,乡音无改,鬓毛已衰,满堂子孙无一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。但是,他们对中国传统礼仪和传统文化的坚守,从来都没有放松过。